颖石如琉星

【藕饼】四十九载春秋(一发完)

*主要角色死亡,be结局,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手哇!

*全文大约6300字,考虑到观感和方便性合成一篇

*第一次写文无经验,大家有好的建议欢迎提出!


“哪吒……”敖丙倚靠在海边的巨岩上,瑰丽的落霞投下一片红晕,让他青蓝的发丝泛起金光。“哪吒——”又是一声蜻蜓点水般的呼唤。他的余光瞟了眼在海滩上翻找贝壳的哪吒,但其人水汪汪的大眼睛完全没有看向这边,还是在聚精会神地搜寻着白色的碎片。

  敖丙有些沉不住气了。他料想到等会儿气氛会很紧张,就小心翼翼地挪到巨石的背面。听到细沙摩擦的声音,哪吒拾贝的手微微一顿,但立马继续手上的动作,面无表情的样子仿佛在完成一项枯燥的任务。

  敖丙闭上眼,深吸一口气:“哪吒,明天我就要……”

  “我知道,明天你就要去天庭接受审判。”

  未说完的话噎在了喉口。半晌,敖丙苦笑了一下:“你果然知道了。活埋陈塘关一事,责任确实在我,只是……”又是长久的沉默。“只是此次一去,不知能否活着回来。”哪吒用夹杂些许愤怒的声音接上了敖丙的话。

  海浪拍击岸边的声音一阵阵清晰起来,似乎也打在了敖丙的心上。他紧紧抿着嘴唇,噙满痛苦的双眼无奈地望着云霞,思绪随着流云滑动。

身旁快速逼近的脚步声打断了敖丙的沉思,还未来得及回眸,一双有力的双臂已将他紧紧扣在怀里。垂悬一半的落日喷薄出余晖落于哪吒的肩头,像他的心那般热烈,像这个少年那般无羁奔放。敖丙因为这个突如其来的拥抱,上半身还十分僵硬。这是哪吒第一次以少年体型拥抱他,平日里只能绕住腰的细胳膊,突然间已将他搂在了怀里。身体逐渐放松,敖丙托起白色衣袖,犹豫后缓慢地回抱了哪吒。

时间静止了,唯有两人心脏鼓动。俊朗飒爽的少年音在耳边响起:“我们是灵珠和魔丸,少了任何一个都无法平衡,我们不能分开!”

“答应我,敖丙,如果天庭判你有罪,你无论如何也要活着回来。它要你死,你便逃到这里,我会向他们证明你的迫不得已;如果不行,我们两就携手反抗,哪怕再毁一次肉身也在所不惜!一定要活下来啊,敖丙!”

敖丙难得见哪吒说话如此激动,这一次他句句所言认真。他舒展紧锁的眉头,刚想平复哪吒不安的心情,哪吒却猛地抬头,提高了声音:

“答应我,敖丙!”

和陈塘关对决那时如出一辙的眼神,愤怒中夹杂着不安、痛苦,却在灵魂深处燃烧着坚定和执着。敖丙从那双火瞳中看见了自己的倒影,他微笑着叹口气,冰凉指尖轻抚哪吒额头的印记。

“我答应你。”

一声肯定的回答,终于让哪吒心中的石头落了地。他低低地垂下头,嘴角扬起一抹浅浅的微笑。西边的火焰逐渐燃尽,敖丙抬头望望檀紫色的天空,搭着哪吒的肩膀准备起身:“时间不早了,我们返程……欸?”

刚有动作的敖丙被哪吒扯着衣角一把拉下。他一愣一愣地盯着哪吒,蓝眼睛中写满了疑惑,便轻声询问道:“还有什么事么?”对方摇了摇头,神色隐匿在黄昏的阴影中看不清楚。敖丙更加奇怪了,刚打算开口,却听到了哪吒沉闷又有些嘶哑的嗓音:

“没什么,只是……”

他狡黠一笑,露出几颗尖牙。

“小爷我忍不住了!”

 

第二日哪吒醒来发现床铺的另一半空无一人,不禁惊叹龙族强大的身体素质。他变会儿童体型,伸个懒腰扯个哈欠,全副武装地赶到昨日会面处。

海浪剧烈地起伏着,狠狠摔碎在岸边的岩石上,翻滚的云海遮盖住整片天空,从耳边呼啸而过的利风仿佛要将人脸刮出口子,不断地在耳边悲戚地号哭着,哪吒握着火尖枪的手紧了紧,不安地咽下一口水。

这一等,就是一天。

当镇里升起袅袅炊烟时,终于从厚厚的云层上下来一个虾兵。那家伙见到哪吒时畏首畏尾的,好半天才结结巴巴挤出一句话。敖丙给哪吒留了一封信,只有哪吒本人才能打得开。说着,从兜里拿出一块冰来。哪吒心急如焚地一把夺过冰块,那虾兵吓的浑身一震,连滚带爬地奔到海里去了。冰块落到哪吒手里后竟迅速地融化,化出一块湿哒哒的布。是哪吒当初送给敖丙的生辰纲,反面写上了敖丙行云流水的字迹:

每年此时,下界相逢。四十九载春秋后,方得自由。

哪吒抬头向天望去,一道金光刺破乌云直射大地。似有白龙身影一闪而过,披满一身灿烂光辉。

 

暑去冬来,四季轮转。一年时光在一朝一夕间偷偷溜走。李靖夫妇难得见哪吒如此生龙活虎,竟专门嘱咐家仆为他调整形象,换掉早已穿得邋里邋遢的衣裳,像是要去办什么惊天大事一样,不肯走露一点风声。殷夫人看着看着,笑成了一朵花。

“你说吒儿这孩子,不会有心上人了吧?”

“我觉得很有可能,是哪家的姑娘,哪天去登门拜访。”

哪吒化作一团旋风刮到海边,却发现这里一如既往的平静。除了浪声,能听到的只有渔夫松散的小调和海鸥的尖叫声。敖丙这家伙,不会忘记来见小爷来吧!他气鼓鼓地一屁股坐在海滩上,目光扫过零星散落在地上的贝壳……对啊,他还有海螺呢!

他从地上一弹而起,拿出每日随身携带的海螺,鼓起腮帮子使劲往里吹气。悠扬的螺声被海风携至更远,在辽阔的海面上舅舅盘旋。哪吒吹到脖根都红了,还没盼到心心念念的小龙,一急之下叫上风火轮准备冲上天去。

“哪吒!”身后的呼唤重击哪吒的心扉,他猛地转过身,将一年来的激动、喜悦、思念、委屈全部凝聚在这狠狠的一扑里,力气大的直接把哪吒撞到了地上。敖丙看着哪吒将头深埋进他的怀里,哭笑不得地说:“你先起来,我们慢慢说。”哪吒闷闷地拒绝了。敖丙没办法,只得无奈地叹口气,揉揉怀里的小脑袋:“这么久不见倒是长高了不少,就是孩子气倒是一点没变。”

倏地一下,抱着的小人一下子变得高大了起来,增大了几倍的身躯压在敖丙的身上,威压直直逼来。“那可是,都比你高了一截。”哪吒调皮地舔舔嘴唇,目光炯炯地盯着身下的敖丙。

敖丙的脸上飞速腾起两片红云,他干咳两声,推开哪吒触电般地站了起来。“走,小爷带你去关里玩个痛快!”哪吒露出爽朗的笑容,将手伸向敖丙热情款款地邀请他。谁知敖丙目光瞬间黯淡下来,白净的脸上迷蒙着一层难以驱散的阴霾。哪吒吃了一惊,以为自己说错话了。

“其实……我的活动范围只有这个海滩。”敖丙撩开左手垂下的长袖,一架发光的手镣扣在纤细的手腕上,上面紧连的铁索向上拉去,延伸至青空之上。哪吒猛地向光锁抓去,却只握住了一团空气。枷锁虽轻如羽毛,但敖丙被囚禁的事实可是无比沉重。“这该死的天庭!”哪吒气得咬牙切齿,恶狠狠地向天上瞪了一眼,还不忘呸了两声。

敖丙轻笑,缓缓地沿海岸线踱步。蔚蓝的大海从脚下蔓延,海天模糊了交汇的界限,仿佛浑然一体。敖丙水蓝的眼眸中翻涌着波涛,他轻吁一口气,转身看向哪吒:“天庭说我虽有罪,所幸最终无酿成大祸,又是龙王三太子,便赦免了部分刑罚,只在天上软禁四十九年。”海风扬起纯白的衣角,海蓝的发丝轻轻抚动。“只要四十九年,”敖丙垂下头颅,“我就能一直陪在你身边了。”

哪吒沉吟片刻,故作轻松地搭上敖丙的肩头:“四十九年算什么,只要你能回来,小爷陪你一起等!”敖丙的面色不易察觉地闪过一丝犹豫,但转瞬即逝,留下一声轻松的回应。

“哦,还有一件事我要跟你说,”敖丙后退几步,如碧波荡漾的一笑让恍惚了哪吒的心神。

”恭喜你,哪吒,你要封神了!”

 

之后每年的今日,敖丙都如约奔赴海滩与哪吒相见。他时常把天上的所见所闻将给哪吒听,哪吒也对此津津乐道。

“那看守狱笼的小兵喝得伶仃大醉,牢里的小鬼一下就摸出了钥匙,开门跑出去了。”

“然后呢然后呢?”

“小鬼们突发奇想地要捉弄小兵,一人撒了一泡尿在他脸上,谁知这一下就把小兵滋醒了,他醉醺醺地把他们逐回笼里,冷笑着说:“你们这帮兔崽子还想继续给我灌酒?没门!”

哪吒腮帮子鼓得老大,爆发出轰雷般的大笑,一个踉跄差点栽在了地上。虽然封神后他已经可以长久地保持少年体型了,但还是笑的恨不得在地上打滚。敖丙看着前俯后仰的哪吒,眉梢也爬上一丝欣喜。

都说天上一天,地上一年。哪吒每年忍受着相思之苦的同时,天上的时间也在飞速流逝着。有一次他实在无法克制心中的冲动,驾起风火轮就要冲上天庭。然而半路突然冲出一只虾兵拦住了他的去路:“三太子让我转告您,他知道您很重视他,但您同时也是陈塘关的少将军,切不可因一时冲动给黎民百姓带来灾难……”

哪吒凶神恶煞地瞪了他一眼,虾兵立马噤声溜得无影无踪。哪吒将火尖枪狠狠插进地里,郁闷地挠挠脑袋。敖丙这家伙,还专门派人来盯梢,看来很了解我的作风嘛。想到这,他又不禁勾起唇角。罢了罢啦,等下次他来见我时,看我怎么向他泄愤。

但是今年,他没有等到朝思暮想的人。

任他怎么吹响海螺,任他疯了似地找遍沙滩的每个角落,从光耀大地到日落西山,潮汐涨涨退退,渔民去了又返,那道熟悉的身影始终没有出现。哪吒原先满怀希望的心如落石沉到深渊底端,直到深夜,海螺声还一遍遍回荡在寂静的夜空。

当千家万户不见一丝灯火时,哪吒披星戴月地回到府中。李靖夫妇关切地询问,他却摆摆手回“累了”,拖着沉重的躯壳将自己独自锁在了房间内。龙的黑影穿过皎月,今晚的风,哭了一夜。

一连三天,哪吒都没有出门。

不知为何,哪吒总有种预感——他和敖丙再也不会相见了。这个可怕的预感一出现,他就背后一凉浑身战栗,立马将它从脑海中甩了出去。“不会的,敖丙从来不轻许承诺,他也不会违背诺言,我应该相信他才是。”哪吒深吸一口气想放松紧张的身体,却无意识地捏碎了手中的茶杯。

离最后期限只有十年了。日复一日,在这段时间里,敖丙再未出现。哪吒很清楚,对于天上来说不过短短十天,但留给他的却是无限的煎熬。

直到四十九年期满的前夜,一道惊天雷霆直劈深海,震醒了陈塘关所有百姓。人们纷纷开窗启户望向刺穿天地的雷电,一个火红的身影在最逼近它的地方熊熊燃烧。

飘扬的混天绫扬起鲜红。是哪吒,他已在海滩守候了一夜。

 

敖丙昨夜传来的急书道明了真相。

四十九年后重获自由是假的,天庭真正的判决是让他在不亚于天劫的万钧雷霆中自生自灭。没有了魔丸的助力,他一人绝对承受不住强大的冲击从而元神尽毁。

“哪吒,遇见你,是我此生最大的幸运。你所给予我的勇气,让我直面自己的死亡,即使结局早已注定,我也会和命运斗争到底。来世再见。”

信纸的下方有几滴风干的泪痕,哪吒用指尖轻轻摩挲,似有千万把利刃搅碎了五脏六腑。他不敢相信敖丙违背了诺言,更让他心酸的是,在这四十九天里,他究竟是背起了多么沉重的痛苦和悲哀仍在强颜欢笑啊。

哪吒望着眼前嘶吼的雷霆,往事一一涌上心头。他与敖丙的初识也是在这个海滩,那是他着蒙面白袍,两人竟因一只水怪大打出手;落日下来来往往的毽子、一个海螺、一份生辰纲,缔结了永恒的羁绊。

共承天劫的景象与眼前重叠。灵珠与魔丸融为一体的力量似乎转动了世界的乾坤,或许他们的心有灵犀,也只是命中注定?哪吒不愿去相信,也不想去理会。他只知道敖丙是他认定的人,是自己灵魂的另一半,即使神仙都无能为力的天劫他们都挺来过来,小小的天庭又能奈他何妨!

夜空燃烧了起来。刚开始是星星火花,到后来扩张为燎原之势。照亮天地的不仅有雷霆,还有以哪吒为莲心的、妖冶盛开的火莲。火尖枪寒芒一闪,直指天雷,熊熊燃烧的火焰咆哮着冲入白光之中,将天撕出一个大洞。飞溅而出的火星拖曳着细长的尾巴划过天幕,绮丽却充斥着浪漫的悲伤,像烈酒灼烧了喉咙却不住再咽一口。

电鞭抽打在哪吒身上,起初有着皮开肉绽的痛苦,时间一长已痛地麻木。只要找到敖丙,借助混元珠的力量,一定能……坚持下去!刺眼的白光令哪吒难以睁眼,也恍惚了他的意识,开始逐渐模糊。

一道细长的黑影闯入他的视野,像是一根丝线,连结着他心中唯一的希望。在一片朦胧的白光中,哪吒的头脑突然变得无比清醒——是敖丙!一定是敖丙!力量突然暴涨起来,他使出浑身解数冲向那里,四肢却像栓上了铁镣令他寸步难行。他索性丢掉了腕上的乾坤圈,不顾一切地直面而上。

魔化后的意识更难以掌控。模糊中,从遥远的地方传来熟悉的对白。

“你傻不傻!白白搭上一条人命!”

“不傻,谁和你做朋友!”

哪吒虚弱地扯扯嘴角,他已经连笑的余力都没有了。他感到胸前被猛地一推,似乎有冰冷的东西被攥进他的手心,随后彻底失去了意识。

 

哪吒是在李府醒来的。

一米阳光撒在木窗台上,狭小的房间一如既往地凌乱不堪。闪着金光的乾坤圈好端端地带在手腕上,仿若无事发生。哪吒垂下眼睑,双眼空洞地盯着黑漆漆的墙角,心中永远地失去了什么而变得空落落的。他迟钝地感到手心里有温凉的硬块,便抬起左手,缓缓张开五指。

是龙鳞,泛着冷光的白色龙鳞。

哪吒的瞳孔猛地一缩,席卷而来的恐慌让他几近窒息,决堤的悲伤淹没整个心脏。撕心裂肺的痛苦飞速扩散到全身各处,四肢僵硬麻木地动弹不得,仿佛处于终年幽深冰冷的深海,忍受着无边无际的极寒与黑暗。他只能像搁浅的鲸鱼大口地喘气,脑中翻飞的回忆让他悲痛欲绝,伴随夺眶而出的泪水点点落下。

“敖丙,敖丙!”巨大的咆哮声惊动了几日来精神紧张的殷夫人。她撞开房门,看见不断呻吟的哪吒,心顿时碎了一地。她含泪奔到哪吒身边:“吒儿,你怎么了吒儿?”

哪吒粗暴地甩开她的手,旁若无人地抬起猩红的双眼:“天庭……!我今日便要杀上天庭,让那群混账给敖丙陪葬!”

哪吒卷起一道火焰夺门而出,殷夫人怔怔地望着暴怒的哪吒,安慰的话堵在喉口。李靖赶来了,身后跟着太乙真人。师傅一看形势不妙,赶紧加大了乾坤圈功力,还拿出了早已备好的捆绑绳将他牢牢栓住。

“放开我!我一定要让天庭血流成河!”哪吒嘶吼着,在地上滚来滚去拼命挣扎。

“哪吒,冷静下来!”太乙真人慌慌张张地向前挺了几步,”你一人面对千万天将,无异于飞蛾扑火啊!“

“飞蛾扑火又怎样!即使我死在战场上,也要拉几个人一起去黄泉!”

“那龙族呢?陈……陈塘关呢?你有……考虑过这些吗?!”

沙哑结巴的声音让哪吒一愣。申公豹神情激动地从角落的阴影里走出,怒目圆睁地盯着哪吒,苍白的脸都气出了血色。

“你知……知不知道,敖丙为了你,为了你身后这群人,耗费……费了多少心神,下了多大的决心!”

申公豹从手中甩出一封书信落在哪吒面前。太乙真人见情况控制住了,便解开了束缚。

哪吒撑起身子,跪坐在地上,双手颤抖着打开了信笺。

”天庭早就发现龙族蠢蠢欲动,便想以陈塘关一事为借口,施加重罪打压龙族,让龙族再无翻身之日,而哪吒,他若知道我被判下死刑,必不顾一切杀上天庭,给自身和陈塘关带来灾难。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刚拥有的一切毁于一旦,为此……“

哪吒嘴唇发白,浑身不住地颤抖。他已经料想到接下来的内容,只是不敢去面对既成事实的结局。他咬牙翻开了下一页。

“我会在人间第四十九年天献出龙鳞和龙筋。神将已觊觎龙体多时,而我又是龙族太子。借此作为交换,赦免龙族大部分刑罚,并换取哪吒封神之位。这样他若真惹出事端,天庭也不会深究。”

心破开了鲜血淋漓的口子,大脑一片空白。

“弟子感谢您的教导,也无以回报龙族养育之恩。时间紧迫,弟子恳求您最后帮我一个小忙:请转告哪吒——”

为什么?为什么!?

“我实现了自己的诺言。他今后若记得我,我便是那龙鳞,永远活在他的心中,伴他一生一世。”

眼泪不争气地落下,在纸上绽开几朵水花,晕开了字迹。敖丙早就料到他会闯入天雷,也精心设计了最后的奉献。他想放声大哭,却只能握紧手中的龙鳞不断呜咽着,泪水模糊了眼前的一切。

“没想到,敖丙偷藏了最坚硬的龙鳞送……送给了你。在被扒皮抽经的情况下还用意志坚持着等你到来……”申公豹深深地叹了口气,眉眼间难得地染上悲伤,“我可怜的徒儿……”

殷夫人终于忍不住了,将整张脸埋在李靖怀里嚎啕大哭。哪吒缄默不语,摇摇晃晃地从地上站起来,小心翼翼地放好信件,拖着沉重的步伐走向海边。

 

四十九载春秋,说长也不长,说短也不短。

但哪吒却度过了最漫长的四十九年,和余生短暂的千万年。

陈塘关的百姓都知道,他们的少将军哪吒的脖子上总是带戴着一片极美的龙鳞。流转的白光让所见之人心头涌上一股温柔,却转瞬间灌满苦涩的悲伤。

在这里,世世代代都存在一个奇怪的现象。每隔四十九年,夜晚的大海就会发出悲怆的哀鸣,万物都浸满了无尽的忧伤。在这其中,还有令人肝肠寸断的海螺声,和着晚风悠久地徘徊在沙滩上,直至日出。

“为什么会这样呢?”孩子们总是这样问。

“不清楚,”大人们也不知晓,“民间流传说:是为了纪念某个活着的人。”



亲妈的我流下泪水,有时间就写小甜饼

【藕饼】四十九载春秋(下)

*主要角色死亡,be预警,天庭在我这是大坏蛋

*下篇约1700字,第一次写文分段无经验……

*考虑了一下,等会还是三个合并发一次

*有好的建议欢迎提出!


哪吒是在李府醒来的。

一米阳光撒在木窗台上,狭小的房间一如既往地凌乱不堪。闪着金光的乾坤圈好端端地带在手腕上,仿若无事发生。哪吒垂下眼睑,双眼空洞地盯着黑漆漆的墙角,心中永远地失去了什么而变得空落落的。他迟钝地感到手心里有温凉的硬块,便抬起左手,缓缓张开五指。

是龙鳞,泛着冷光的白色龙鳞。

哪吒的瞳孔猛地一缩,席卷而来的恐慌让他几近窒息,决堤的悲伤淹没整个心脏。撕心裂肺的痛苦飞速扩散到全身各处,四肢僵硬麻木地动弹不得,仿佛处于终年幽深冰冷的深海,忍受着无边无际的极寒与黑暗。他只能像搁浅的鲸鱼大口地喘气,脑中翻飞的回忆让他悲痛欲绝,伴随夺眶而出的泪水点点落下。

“敖丙,敖丙!”巨大的咆哮声惊动了几日来精神紧张的殷夫人。她撞开房门,看见不断呻吟的哪吒,心顿时碎了一地。她含泪奔到哪吒身边:“吒儿,你怎么了吒儿?”

哪吒粗暴地甩开她的手,旁若无人地抬起猩红的双眼:“天庭……!我今日便要杀上天庭,让那群混账给敖丙陪葬!”

哪吒卷起一道火焰夺门而出,殷夫人怔怔地望着暴怒的哪吒,安慰的话堵在喉口。李靖赶来了,身后跟着太乙真人。师傅一看形势不妙,赶紧加大了乾坤圈功力,还拿出了早已备好的捆绑绳将他牢牢栓住。

“放开我!我一定要让天庭血流成河!”哪吒嘶吼着,在地上滚来滚去拼命挣扎。

“哪吒,冷静下来!”太乙真人慌慌张张地向前挺了几步,”你一人面对千万天将,无异于飞蛾扑火啊!“

“飞蛾扑火又怎样!即使我死在战场上,也要拉几个人一起去黄泉!”

“那龙族呢?陈……陈塘关呢?你有……考虑过这些吗?!”

沙哑结巴的声音让哪吒一愣。申公豹神情激动地从角落的阴影里走出,怒目圆睁地盯着哪吒,苍白的脸都气出了血色。

“你知……知不知道,敖丙为了你,为了你身后这群人,耗费……费了多少心神,下了多大的决心!”

申公豹从手中甩出一封书信落在哪吒面前。太乙真人见情况控制住了,便解开了束缚。哪吒撑起身子,跪坐在地上,双手颤抖着打开了信笺。

”天庭早就发现龙族蠢蠢欲动,便想以陈塘关一事为借口,施加重罪打压龙族,让龙族再无翻身之日,而哪吒,他若知道我被判下死刑,必不顾一切杀上天庭,给自身和陈塘关带来灾难。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刚拥有的一切毁于一旦,为此……“

哪吒嘴唇发白,浑身不住地颤抖。他已经料想到接下来的内容,只是不敢去面对既成事实的结局。他咬牙翻开了下一页。

“我会在人间第四十九年天献出龙鳞和龙筋。神将已觊觎龙体多时,而我又是龙族太子。借此作为交换,赦免龙族大部分刑罚,并换取哪吒封神之位。这样他若真惹出事端,天庭也不会深究。”

心破开了鲜血淋漓的口子,大脑一片空白。

“弟子感谢您的教导,也无以回报龙族养育之恩。时间紧迫,弟子恳求您最后帮我一个小忙:请转告哪吒——”

为什么?为什么!?

“我实现了自己的诺言。他今后若记得我,我便是那龙鳞,永远活在他的心中,伴他一生一世。”

眼泪不争气地落下,在纸上绽开几朵水花,晕开了字迹。敖丙早就料到他会闯入天雷,也精心设计了最后的奉献。他想放声大哭,却只能握紧手中的龙鳞不断呜咽着,泪水模糊了眼前的一切。

“没想到,敖丙偷藏了最坚硬的龙鳞送……送给了你。在被扒皮抽经的情……情况下还用意志坚持着等你到来……”申公豹深深地叹了口气,眉眼间难得地染上悲伤,“我可怜的徒儿……”

殷夫人终于忍不住了,将整张脸埋在李靖怀里嚎啕大哭。哪吒缄默不语,摇摇晃晃地从地上站起来,小心翼翼地放好信件,拖着沉重的步伐走向海边。

 

四十九载春秋,说长也不长,说短也不短。

但哪吒却度过了最漫长的四十九年,和余生短暂的千万年。

陈塘关的百姓都知道,他们的少将军哪吒的脖子上总是带戴着一片极美的龙鳞。流转的白光让所见之人心头涌上一股温柔,却转瞬间灌满苦涩的悲伤。

在这里,世世代代都存在一个奇怪的现象。每隔四十九年,夜晚的大海就会发出悲怆的哀鸣,万物都浸满了无尽的忧伤。在这其中,还有令人肝肠寸断的海螺声,和着晚风悠久地徘徊在沙滩上,直至日出。

“为什么会这样呢?”孩子们总是这样问。

“不清楚,”大人们也不知晓,“民间流传说:是为了纪念某个活着的人。”


【藕饼】四十九载春秋(中)

*接上篇,我不知道文章链接在哪复制所以没有超链接呜呜呜

*中篇约2000字

*如果有好的建议请统统砸过来吧!!!



之后每年的今日,敖丙都如约奔赴海滩与哪吒相见。他时常把天上的所见所闻将给哪吒听,哪吒也对此津津乐道。

“那看守狱笼的小兵喝得伶仃大醉,牢里的小鬼一下就摸出了钥匙,开门跑出去了。”

“然后呢然后呢?”

“小鬼们突发奇想地要捉弄小兵,一人撒了一泡尿在他脸上,谁知这一下就把小兵滋醒了,他醉醺醺地把他们逐回笼里,冷笑着说:“你们这帮兔崽子还想继续给我灌酒?没门!”

哪吒腮帮子鼓得老大,爆发出轰雷般的大笑,一个踉跄差点栽在了地上。虽然封神后他已经可以长久地保持少年体型了,但还是笑的恨不得在地上打滚。敖丙看着前俯后仰的哪吒,眉梢也爬上一丝欣喜。

都说天上一天,地上一年。哪吒每年忍受着相思之苦的同时,天上的时间也在飞速流逝着。有一次他实在无法克制心中的冲动,驾起风火轮就要冲上天庭。然而半路突然冲出一只虾兵拦住了他的去路:“三太子让我转告您,他知道您很重视他,但您同时也是陈塘关的少将军,切不可因一时冲动给黎民百姓带来灾难……”

哪吒凶神恶煞地瞪了他一眼,虾兵立马噤声溜得无影无踪。哪吒将火尖枪狠狠插进地里,郁闷地挠挠脑袋。敖丙这家伙,还专门派人来盯梢,看来很了解我的作风嘛。想到这,他又不禁勾起唇角。罢了罢啦,等下次他来见我时,看我怎么向他泄愤。

但是今年,他没有等到朝思暮想的人。

任他怎么吹响海螺,任他疯了似地找遍沙滩的每个角落,从光耀大地到日落西山,潮汐涨涨退退,渔民去了又返,那道熟悉的身影始终没有出现。哪吒原先满怀希望的心如落石沉到深渊底端,直到深夜,海螺声还一遍遍回荡在寂静的夜空。

当千家万户不见一丝灯火时,哪吒披星戴月地回到府中。李靖夫妇关切地询问,他却摆摆手回“累了”,拖着沉重的躯壳将自己独自锁在了房间内。龙的黑影穿过皎月,今晚的风,哭了一夜。

一连三天,哪吒都没有出门。

不知为何,哪吒总有种预感——他和敖丙再也不会相见了。这个可怕的预感一出现,他就背后一凉浑身战栗,立马将它从脑海中甩了出去。“不会的,敖丙从来不轻许承诺,他也不会违背诺言,我应该相信他才是。”哪吒深吸一口气想放松紧张的身体,却无意识地捏碎了手中的茶杯。

离最后期限只有十年了。日复一日,在这段时间里,敖丙再未出现。哪吒很清楚,对于天上来说不过短短十天,但留给他的却是无限的煎熬。

直到四十九年期满的前夜,一道惊天雷霆直劈深海,震醒了陈塘关所有百姓。人们纷纷开窗启户望向刺穿天地的雷电,一个火红的身影在最逼近它的地方熊熊燃烧。

飘扬的混天绫扬起鲜红。是哪吒,他已在海滩守候了一夜。

 

敖丙昨夜传来的急书道明了真相。

四十九年后重获自由是假的,天庭真正的判决是让他在不亚于天劫的万钧雷霆中自生自灭。没有了魔丸的助力,他一人绝对承受不住强大的冲击从而元神尽毁。

“哪吒,遇见你,是我此生最大的幸运。你所给予我的勇气,让我直面自己的死亡,即使结局早已注定,我也会和命运斗争到底。来世再见。”

信纸的下方有几滴风干的泪痕,哪吒用指尖轻轻摩挲,似有千万把利刃搅碎了五脏六腑。他不敢相信敖丙违背了诺言,更让他心酸的是,在这四十九天里,他究竟是背起了多么沉重的痛苦和悲哀仍在强颜欢笑啊。

哪吒望着眼前嘶吼的雷霆,往事一一涌上心头。他与敖丙的初识也是在这个海滩,那是他着蒙面白袍,两人竟因一只水怪大打出手;落日下来来往往的毽子、一个海螺、一份生辰纲,缔结了永恒的羁绊。

共承天劫的景象与眼前重叠。灵珠与魔丸融为一体的力量似乎转动了世界的乾坤,或许他们的心有灵犀,也只是命中注定?哪吒不愿去相信,也不想去理会。他只知道敖丙是他认定的人,是自己灵魂的另一半,即使神仙都无能为力的天劫他们都挺来过来,小小的天庭又能奈他何妨!

夜空燃烧了起来。刚开始是星星火花,到后来扩张为燎原之势。照亮天地的不仅有雷霆,还有以哪吒为莲心的、妖冶盛开的火莲。火尖枪寒芒一闪,直指天雷,熊熊燃烧的火焰咆哮着冲入白光之中,将天撕出一个大洞。飞溅而出的火星拖曳着细长的尾巴划过天幕,绮丽却充斥着浪漫的悲伤,像烈酒灼烧了喉咙却不住再咽一口。

电鞭抽打在哪吒身上,起初有着皮开肉绽的痛苦,时间一长已痛地麻木。只要找到敖丙,借助混元珠的力量,一定能……坚持下去!刺眼的白光令哪吒难以睁眼,也恍惚了他的意识,开始逐渐模糊。

一道细长的黑影闯入他的视野,像是一根丝线,连结着他心中唯一的希望。在一片朦胧的白光中,哪吒的头脑突然变得无比清醒——是敖丙!一定是敖丙!力量突然暴涨起来,他使出浑身解数冲向那里,四肢却像栓上了铁镣令他寸步难行。他索性丢掉了腕上的乾坤圈,不顾一切地直面而上。

魔化后的意识更难以掌控。模糊中,从遥远的地方传来熟悉的对白。

“你傻不傻!白白搭上一条人命!”

“不傻,谁和你做朋友!”

哪吒虚弱地扯扯嘴角,他已经连笑的余力都没有了。他感到胸前被猛地一推,似乎有冰冷的东西被攥进他的手心,随后彻底失去了意识。



虽然字数少了但这篇我废了最多心思呢!

【藕饼】四十九载春秋(上)

*续原作,BE预警,前面吃过的糖都会变成后来的刀子哦!

*分上中下三篇,上篇字数2700

*这里是新人写手颖子,文章有不成熟的地方欢迎指出!


  “哪吒……”敖丙倚靠在海边的巨岩上,瑰丽的落霞投下一片红晕,让他青蓝的发丝泛起金光。“哪吒——”又是一声蜻蜓点水般的呼唤。他的余光瞟了眼在海滩上翻找贝壳的哪吒,但其人水汪汪的大眼睛完全没有看向这边,还是在聚精会神地搜寻着白色的碎片。

  敖丙有些沉不住气了。他料想到等会儿气氛会很紧张,就小心翼翼地挪到巨石的背面。听到细沙摩擦的声音,哪吒拾贝的手微微一顿,但立马继续手上的动作,面无表情的样子仿佛在完成一项枯燥的任务。

  敖丙闭上眼,深吸一口气:“哪吒,明天我就要……”

  “我知道,明天你就要去天庭接受审判。”

  未说完的话噎在了喉口。半晌,敖丙苦笑了一下:“你果然知道了。活埋陈塘关一事,责任确实在我,只是……”又是长久的沉默。“只是此次一去,不知能否活着回来。”哪吒用夹杂些许愤怒的声音接上了敖丙的话。

  海浪拍击岸边的声音一阵阵清晰起来,似乎也打在了敖丙的心上。他紧紧抿着嘴唇,噙满痛苦的双眼无奈地望着云霞,思绪随着流云滑动。

  身旁快速逼近的脚步声打断了敖丙的沉思,还未来得及回眸,一双有力的双臂已将他紧紧扣在怀里。垂悬一半的落日喷薄出余晖落于哪吒的肩头,像他的心那般热烈,像这个少年那般无羁奔放。敖丙因为这个突如其来的拥抱,上半身还十分僵硬。这是哪吒第一次以少年体型拥抱他,平日里只能绕住腰的细胳膊,突然间已将他搂在了怀里。身体逐渐放松,敖丙托起白色衣袖,犹豫后缓慢地回抱了哪吒。

  时间静止了,唯有两人心脏鼓动。俊朗飒爽的少年音在耳边响起:“我们是灵珠和魔丸,少了任何一个都无法平衡,我们不能分开!”

  “答应我,敖丙,如果天庭判你有罪,你无论如何也要活着回来。它要你死,你便逃到这里,我会向他们证明你的迫不得已;如果不行,我们两就携手反抗,哪怕再毁一次肉身也在所不惜!一定要活下来啊,敖丙!”

  敖丙难得见哪吒说话如此激动,这一次他句句所言认真。他舒展紧锁的眉头,刚想平复哪吒不安的心情,哪吒却猛地抬头,提高了声音:

  “答应我,敖丙!”

  和陈塘关对决那时如出一辙的眼神,愤怒中夹杂着不安、痛苦,却在灵魂深处燃烧着坚定和执着。敖丙从那双火瞳中看见了自己的倒影,他微笑着叹口气,冰凉指尖轻抚哪吒额头的印记。

  “我答应你。”

  一声肯定的回答,终于让哪吒心中的石头落了地。他低低地垂下头,嘴角扬起一抹浅浅的微笑。西边的火焰逐渐燃尽,敖丙抬头望望檀紫色的天空,搭着哪吒的肩膀准备起身:“时间不早了,我们返程……欸?”

  刚有动作的敖丙被哪吒扯着衣角一把拉下。他一愣一愣地盯着哪吒,蓝眼睛中写满了疑惑,便轻声询问道:“还有什么事么?”对方摇了摇头,神色隐匿在黄昏的阴影中看不清楚。敖丙更加奇怪了,刚打算开口,却听到了哪吒沉闷又有些嘶哑的嗓音:

  “没什么,只是……”

  他狡黠一笑,露出几颗尖牙。

  “小爷我忍不住了!”

 

  第二日哪吒醒来发现床铺的另一半空无一人,不禁惊叹龙族强大的身体素质。他变会儿童体型,伸个懒腰扯个哈欠,全副武装地赶到昨日会面处。

  海浪剧烈地起伏着,狠狠摔碎在岸边的岩石上,翻滚的云海遮盖住整片天空,从耳边呼啸而过的利风仿佛要将人脸刮出口子,不断地在耳边悲戚地号哭着,哪吒握着火尖枪的手紧了紧,不安地咽下一口水。

  这一等,就是一天。

  当镇里升起袅袅炊烟时,终于从厚厚的云层上下来一个虾兵。那家伙见到哪吒时畏首畏尾的,好半天才结结巴巴挤出一句话。敖丙给哪吒留了一封信,只有哪吒本人才能打得开。说着,从兜里拿出一块冰来。哪吒心急如焚地一把夺过冰块,那虾兵吓的浑身一震,连滚带爬地奔到海里去了。冰块落到哪吒手里后竟迅速地融化,化出一块湿哒哒的布。是哪吒当初送给敖丙的生辰纲,反面写上了敖丙行云流水的字迹:

  每年此时,下界相逢。四十九载春秋后,方得自由。

  哪吒抬头向天望去,一道金光刺破乌云直射大地。似有白龙身影一闪而过,披满一身灿烂光辉。

 

  暑去冬来,四季轮转。一年时光在一朝一夕间偷偷溜走。李靖夫妇难得见哪吒如此生龙活虎,竟专门嘱咐家仆为他调整形象,换掉早已穿得邋里邋遢的衣裳,像是要去办什么惊天大事一样,不肯走露一点风声。殷夫人看着看着,笑成了一朵花。

  “你说吒儿这孩子,不会有心上人了吧?”

  “我觉得很有可能,是哪家的姑娘,哪天去登门拜访。”

  哪吒化作一团旋风刮到海边,却发现这里一如既往的平静。除了浪声,能听到的只有渔夫松散的小调和海鸥的尖叫声。敖丙这家伙,不会忘记来见小爷来吧!他气鼓鼓地一屁股坐在海滩上,目光扫过零星散落在地上的贝壳……对啊,他还有海螺呢!

  他从地上一弹而起,拿出每日随身携带的海螺,鼓起腮帮子使劲往里吹气。悠扬的螺声被海风携至更远,在辽阔的海面上舅舅盘旋。哪吒吹到脖根都红了,还没盼到心心念念的小龙,一急之下叫上风火轮准备冲上天去。

  “哪吒!”身后的呼唤重击哪吒的心扉,他猛地转过身,将一年来的激动、喜悦、思念、委屈全部凝聚在这狠狠的一扑里,力气大的直接把哪吒撞到了地上。敖丙看着哪吒将头深埋进他的怀里,哭笑不得地说:“你先起来,我们慢慢说。”哪吒闷闷地拒绝了。敖丙没办法,只得无奈地叹口气,揉揉怀里的小脑袋:“这么久不见倒是长高了不少,就是孩子气倒是一点没变。”

  倏地一下,抱着的小人一下子变得高大了起来,增大了几倍的身躯压在敖丙的身上,威压直直逼来。“那可是,都比你高了一截。”哪吒调皮地舔舔嘴唇,目光炯炯地盯着身下的敖丙。

  敖丙的脸上飞速腾起两片红云,他干咳两声,推开哪吒触电般地站了起来。“走,小爷带你去关里玩个痛快!”哪吒露出爽朗的笑容,将手伸向敖丙热情款款地邀请他。谁知敖丙目光瞬间黯淡下来,白净的脸上迷蒙着一层难以驱散的阴霾。哪吒吃了一惊,以为自己说错话了。

  “其实……我的活动范围只有这个海滩。”敖丙撩开左手垂下的长袖,一架发光的手镣扣在纤细的手腕上,上面紧连的铁索向上拉去,延伸至青空之上。哪吒猛地向光锁抓去,却只握住了一团空气。枷锁虽轻如羽毛,但敖丙被囚禁的事实可是无比沉重。“这该死的天庭!”哪吒气得咬牙切齿,恶狠狠地向天上瞪了一眼,还不忘呸了两声。

  敖丙轻笑,缓缓地沿海岸线踱步。蔚蓝的大海从脚下蔓延,海天模糊了交汇的界限,仿佛浑然一体。敖丙水蓝的眼眸中翻涌着波涛,他轻吁一口气,转身看向哪吒:“天庭说我虽有罪,所幸最终无酿成大祸,又是龙王三太子,便赦免了部分刑罚,只在天上软禁四十九年。”海风扬起纯白的衣角,海蓝的发丝轻轻抚动。“只要四十九年,”敖丙垂下头颅,“我就能一直陪在你身边了。”

  哪吒沉吟片刻,故作轻松地搭上敖丙的肩头:“四十九年算什么,只要你能回来,小爷陪你一起等!”敖丙的面色不易察觉地闪过一丝犹豫,但转瞬即逝,留下一声轻松的回应。

  “哦,还有一件事我要跟你说,”敖丙后退几步,如碧波荡漾的一笑让恍惚了哪吒的心神。

  “恭喜你,哪吒,你要封神了!”


其实我全文已经写完了,不出意外不会坑